段青春:不负我 – 开云网

段青春:不负我 | 开云网

googletag.cmd.push(function() { googletag.display(\’dfp-ad-imu1\’); });

我总算安下心来照方子抓药,一点儿也不马虎,多少酵母,多少盐,多少牛奶,按着步骤做了一番。可口感依然极差。新石器时代的人再现,也不会吃的。他们那时制造铜器和纺织上已趋于稳定,制作面包方面,更颇有一套自己的心得,毕竟是主食,纵然辅料只是酵母和盐巴,也不会做得难以下咽。

当然,软绵拉丝的面包,我做成了。得制定新的挑战,才不负新的一年。2020,多好的年份。

爱做梦,噩梦。很小就这样。以前不知去改变,直到近年,才发现要自己不做噩梦,其实很简单。不负我。一个不负自己的人,身心是轻盈的,安静的。我只要做到不负自己的每一天,让自己做成一些事情就好。

总觉得一天内没有做一些自己认为值得做的事情,就是对不起自己。哪怕是读一些,写一些,或者,做面包。夜里才睡得踏实。

(传自美国)

用了很久的时间,才明白了以前所做的面包,充其量不过是不伦不类的饼子。皮硬厚实,啃是啃不动的,入口更是不能。单从重量判断,如果那些面包在20世纪前的某面包店里出现,还以为是商家贪婪的加了木屑和粘土了。庞贝古城遗留下的面包好,那火山灰覆盖的面包,我很想习惯性地用手指按一下,相信它会反弹起来的。而15世纪前的古欧洲人做的面包,放陈了还可以当成碗用。不过话说回来,一边喝汤吃肉,一边吃盘子,那时的小孩子应该都喜欢的。因为可以啃掉盘子,是我小时吃不够时常常想的事情。

往后好长一段日子,我完全陷入在攻克面包的事情上。但弄不清楚种类繁多的面粉;不在意水质和牛奶的硬度;也不管牛油和橄榄油间差别;不重视发酵过程和烤箱的温度,不懂技巧等等,搞得自己笨拙可笑得紧,因为有一日我甚至徒手揉了两个小时的面。极气的,揉不出所谓的“手套膜”(玻璃窗)。那是说面揉到一定程度后,可以将其展开成薄薄的半透明膜片。我工作有时早回,就钻研关于面包的知识,有时工作之前,先做一排面包,每一天都消磨得挺有意思的,这样的欣喜,转化为动力的同时,也平定了灵魂。睡得更踏实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